• 幻灯3
  • 幻灯2
  • 幻灯1
新闻动态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施甸县摆榔乡彝族人李洪顺当 年15岁

2018-08-31 21:25
分享到:

  保山市施甸县由旺镇的杨玉梅和丈夫杨兴科,是目前健在的修筑滇缅公路的一对夫妻。当年的杨玉梅12岁,因为父亲挖路时染病回家,不久就病故了,但每家要出一个工的规定不能变,杨玉梅就到工地去敲石头。杨兴科当年16岁,是挖路民工中年龄比较大的,但“打炮眼”之类的“大力气活”还轮不到他,他在的工地是最难挖的“罕栏”,在岩石上作业,负责清理爆破下来的石头,把松动的石头撬下来,工作很危险。他回忆说:“那个风吹来就把锣锅都吹下江去,铺盖也没得盖,盖个毯子,拿点粮食去么都不好煮着吃,那个时候我力气还不太大……苦呢,苦呢。”

  因地质坚硬,很多因事故或生病死亡的民工难以就地掩埋,都是抛入深沟,或扔下怒江,现在说来,仍倍感凄凉。面对疾病,杨兴科说道:“到哪里去找医生?病了么找点小单方,吃着么吃,吃不着么就死。死了么就丢下去,被水冲到江里……”

  保山市施甸县仁和镇的甫四光,10岁丧父,11岁丧母,跟着叔叔、大哥生活,日子很是艰难。修筑滇缅公路时,只有12岁的他也成了筑路队伍中的一员。他说:“自己走路,带着行李,粮食也是自己挑着,我们的住处是自己修盖的草棚,不管天晴还是下雨,休息都是在草棚里。”

  “翻毛路,就是把要挖的路面上的树枝清理了,把树根刨出来,然后挖毛路,等到毛路完成了以后再挖石头,大的石头要几个人抬,用大锤敲挖出来的石头,敲了以后码起来,要把毛路挖出来的石头敲完,敲成公分石,规范地堆好,等验收委员来验收,验收委员说‘可以啦’,就把公分石铺在路上,用大碾子来回碾轧。”当年12岁的朱凤儒是保山市施甸县甸阳镇人,他清楚地记得公路施工的工艺流程。

  朱凤儒还记得,他去挖路时,母亲把一个“半开”缝在他的衣服里,叫他挖路时买点东西吃,但他舍不得用,工期完成回家又把那个“半开”交到母亲手中,母亲心疼得泪流满面。“半开”是近代云南、贵州、四川、广西部分地区民间对云南铸造的每枚重库平(旧制重量单位)3钱6分的小银元的称谓,以其抵通用银元的半元而得名。在那个年代,有“半开”的民夫还是少数。

  施甸县仁和镇的杨显斗,现居住在德宏州龙川县,修路时他16岁,他还记得吃的饭、菜都是各家带着米、菜,几个人拼起一锅煮着吃,工钱则是没有的。“锄头、粪箕是自己带着……从施甸仁和桥到工地‘李山头’、‘洋芋坪’都是要走一天,就是时间到了就出工,有一个专门敲锣的人来告知出工、秒速赛车官网收工的时间。”杨显斗说。

  保山市施甸县万兴乡的张得应当年14岁,我们找到他时,他已经不能说话,但能听明白我们的意思。老人拼命比划着,想要表达清楚。善良的老人,眼睛几乎看不见了,还摸索着用玉米棒子生火为我们烧开水。孩子们有的外出打工,有的出去干活,老人一个人在家里,午饭就是自己摸索着把前一天晚上的剩饭热一热,晚饭要等干活的孩子回来做。

  每家出一个劳力是当时的规定,但也有有钱人家不愿意出人去做这个艰苦的工作,就出钱请人顶替,这样就有了“顶工”的存在。保山市施甸县甸阳镇的杨从益,11岁时完成了自己家的名额,还替人顶了几次工,挣点“辛苦钱”。他说:“就是太阳落收工,太阳出出工,住也就是住毯笆棚,下雨么就是漏雨……帮人家顶着,对方付给我家点辛苦钱。工期完成以后我回来了,但有几个老倌倌(老人)回来以后就去世啦。”

  滇缅公路弯大、坡陡是出了名的。挖路民工口中的“马蹄”弯,公路技术术语叫“U”形弯道。很多民工不明白,明明几大纵就能从上一层公路跳到下一层公路,非要跑出去老远转个弯折回来。他们不知道,那样的落差走直线是完全不可能的。但在这样的条件下修路,一旦塌方就是很危险的事。施甸县摆榔乡彝族人李洪顺当年15岁,他亲眼目睹了一场塌方惨剧。李洪顺回忆说:“天不亮就要出去挖,回来吃早饭时,已经太阳都中高啦。人们在那个山岩边挖路,突然塌下来,捂死了好些呢,损失大呢。”

  由于滇缅公路施工环境险恶、生活条件艰苦、医疗设施简陋等诸多原因,在筑路中因事故、疾病等原因死难的民工及工程技术人员有3000多人,几乎每位参加修路的民工都目睹过身边一起修路的人因各种原因死去。

  我们也到外地寻访过健在的筑路民夫。湖南省益阳市资阳区南门囗,一座低矮的平房里,住着一位云南籍的95岁老人,名叫吴凤莲,她是随湖南益阳抗战老兵卜云于1947年来到现居地的。吴凤莲老人乡音未改,与她说云南话她泪流满面,思乡之情溢于言表。吴老家住保山市蒲瓢东门口黄土坡,有一双大脚,而她的三个姐姐都是小脚。修路那年,她只有15岁,父亲带着她去,顶个劳力,是我采访过的筑路民工中两位女性之一。吴老1941年由父亲做主嫁给了云南省保山蒲瓢兵站的卜云,在兵站还帮士兵们煮饭、缝补浆洗,滇西反攻时帮助护理伤员。抗战胜利后兵站撤销,卜云带着她回到家乡生活。1986年丈夫逝世,吴老一个人生活至今。她最大的愿望是回云南老家看看,吃家乡菜,去父母的坟上烧纸。

  遥望东方起伏的山峦,在山腰上,一条细细的白线,宛如丝绸缠绕山间……这一条“线”,有人说它是中国抗战运输的大动脉,有人说它是抗战的输血管,有人说它是血路、血线,它就是在中华民族争取国家独立和民族解放的卫国战争中与外界联系的运输生命线——滇缅公路。

  这条路从中国云南昆明到缅甸腊戌,全长1153公里。其国内段东起昆明,西至边陲畹町出国,全长959公里。而其中从昆明到下关的411公里,是在原“滇西公路”的基础上改造,主持改造这一段工程的总工程师是李炽昌。从下关到畹町的548公里,则穿过了世界上最崎岖的高黎贡山,跨越了世界上最湍急的澜沧江、怒江,却保持着平均每天2公里的修筑速度,创造了世界工程史上的奇迹。主持抢修这一段工程的总工程师是云南巍山人、云南籍第一代高级土木工程师段纬。他踏遍了公路沿线的每一处,指挥着一支二十余万的筑路大军,逢山开道、遇水架桥。

  1938年12月30日,云南省政府发布由省主席龙云签署的训令:“令公路总局,保山县政府会办杨文清……兹为后人明了,永垂不朽起见,应于大理至芒市一段,择一适当地点,于路旁设立碑记一座,将修筑年月及所用民工款项等等详为记载,以誌不忘……”相传松山脚下有一座纪念碑,毁于战火。

  作家萧乾的笔下,滇缅公路是“血肉筑成的公路”,文章中称筑路民工是“罗汉”,“密如蚂蚁的筑路罗汉们,小辫、秃顶、草笠、包巾,捧着水烟筒的,盘腿捉虱的,老到七八十,小到六七岁,没牙的老妪,花裤脚的闺女,小罗汉赤了小脚板滴着汗粒,吃力地抱了只簸箕往国防大道上添土……他们才是抗日战争的脊梁骨,历史的栋梁。”萧乾先生曾这样评价滇缅公路:“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条公路同一个民族的命运如此息息相关的了。”“当沿海半壁山河沦陷之后,敌人以为这下可以掐断我们的喉咙。那时,滇缅公路就是我国对外联络的唯一通道。滇缅公路不仅仅是一条公路,它是咱们的命根子。”

  滇缅公路的开通,对中国的持久抗战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成为中华民族抗战的生命线余万筑路大军,如今已寥寥无几,当年的懵懂少年,今天已是耄耋老人。

  人们可以不关心历史,但确是生活在历史的影子当中。我们纪念滇缅公路通车80周年,把视角对准当年的筑路民工,其实是历史的延伸。我们采访的筑路民工,当年最小的6岁,最大的16岁,他们的回忆,让我们仿佛置身于筑路大军之中。当年6岁的苏李高讲述了边测量边施工;当年12岁的朱凤儒讲述了筑路的工艺流程;当年16岁的杨显斗讲述了施工的作息时间;当年15岁的许本祯讲述了筑路工地热火朝天的场景;当年15岁的李洪顺讲述施工中的灾难;当年16岁的杨兴科讲述了筑路民工面对病魔的悲伤和无奈;当年11岁的杨从益,完成了自家的任务后还去“顶”了几次工,挣点辛苦钱……这一桩桩、一件件历史的记忆,哪一桩、哪一件不是那样的鲜活?历史从未离我们远去!举手投足之间,就与我们肌肤相亲。

  萧乾先生这样写道:“有一天你旅行也许要经过这条血肉筑成的公路。你剥橘子糖果,你对美景吭歌,你可也别忘记听听车轮下面咯吱吱的声响。那是为这条公路捐躯者的白骨,是构成历史不可少的原料。”

  作为中华民族抵御外辱、冲、不屈抗争的象征,如何形容滇缅公路的重要作用都不过分。据统计,公路沿途的各民族共计20余万人参与修筑这条中国抗战的血脉大通道。按照滇缅公路土石方工程量的统计:土方共2754万立方米,平均每人137.7立方米;石方295万立方米,平均每人14.75立方米。这些都是在没有任何机械设备的条件下完成的,是公路沿线云南各族人民用手、用鲜血、用生命从岩石上硬抠出来的一条血色征程。那些默默无闻的筑路民工,那些于国家危亡之际挺身而出的山野“匹夫”,他们的身影,在时间的长河与历史的烟云中渐行渐远,他们的身后,永远留下了这条由20余万血肉修筑的滇缅公路,它宛如一座深深嵌刻在高山大地的英雄纪念碑,铭记着修路民工不朽的功绩,成为中华民族精神的图腾,供世人缅怀、世代瞻仰!正所谓:

  【山东手机报订阅:移动/联通/电信用户分别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8/106597009】

  【文艺星青年按】刚刚收官的《延禧攻略》不仅让观众领略到非遗文化的博大,更掀起了一波“故宫热”。养心殿西暖阁的勤政亲贤殿,是皇帝批阅奏折、单独接见大臣、批阅殿试考卷的地方,勤政亲贤殿南侧的窗外特意设有围挡,是隐蔽性绝佳的办公室。[详细]

  由同名小说改编,杨紫、邓伦领衔主演的《香蜜沉沉烬如霜》正在热播,吸引了众多自称“香蜜女孩”的观众追剧。张鸢盎发文印证了对话内容属实,她详细阐述了剧本被注水、片头署名被抢占的过程。[详细]

  有许多央视主持人,他们既是工作中的好搭档,也是生活中的好朋友。2016年跨年夜,回归央视多年的李佳明再次与老搭档王小丫同台合作,共同为观众带来了《新年新世界》大型直播晚会。[详细]

  历时两年的养心殿研究性保护项目工程,日前完成了一批工匠的选拔和基础培训,修缮维护工作近日正式启动。8月27日,由故宫博物院举办的“故宫博物院养心殿研究性保护项目工匠基础培训考核总结暨研讨会”在故宫建福宫花园敬胜斋召开。[详细]

  记者注意到,《延禧攻略》上线分,成为了这个暑期最热门的清宫剧。吴谨言也表示,并没有感觉《延禧攻略》的故事就此结束,“仿佛故事停留在这了,很多东西还会再继续,很多东西也更深刻了”。[详细]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电话:400-003-5698
传真:020-22133618
邮箱:秒速赛车官网@admi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