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幻灯3
  • 幻灯2
  • 幻灯1
新闻动态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刚听说交通疏通好了

2019-01-14 20:58
分享到: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修磊、朱峰、丁铭 实习记者金伟男发自北京、石家庄、呼和浩特 将最后一筐菜搬上车,老徐和同伴就从张家口拐上了京藏高速,打算进京运菜。可一上高速,他就郁闷了,刚听说交通疏通好了,却又堵上了。这一刻是8月27日早上7点。等他到达八达岭高速收费站时,已经是下午6点多了。

  与老徐相比,从内蒙古包头出发的白师傅已经在高速上堵了五天,刚刚走到张家口。从8月14日开始,京藏高速公路进京方向发生大堵车,持续的10多天里,大货车一辆接一辆,黑压压,犹如一条长龙卧在公路上,从北京到河北再一直到内蒙古,绵延上百里。

  这也成为国际媒体竞相报道的焦点——“中国正经历世界最大规模堵车”、“中国告诉我们什么才是真正的塞车”、“中国发生‘魔鬼式’堵车”……

  尽管经各地方交通管理部门的疏导,拥堵现象一度出现缓解,但在8月26日凌晨,京藏高速再次发生拥堵,直到8月31日凌晨5点,堵车现象才大有缓解,堵车已缩短到内蒙古境内的12公里处,但从河北东洋河收费站到内蒙古境内,全长40公里,仍有3000多车辆滞留在京藏高速公路上。

  8月27日下午,《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驱车首先来到了京张高速营城子站,可能是之前的疏导作用,没有大堵车的场景,但是那里形式仍然不容乐观,两位累得汗流浃背的交警正在紧张地疏导交通,对车辆进行分流。一位小伙子也站在交警的旁边,操着山东口音,朝他开车的同伴大喊:“倒!倒!倒!向右打,再向右……”

  这位小伙子一边为其同伴指挥交通,一边对记者说:“后边还堵好几十里地呢!”果然,顺着小伙子所指的方向向前看,远远的车龙一步步地挪来。

  过往此地的车辆绝大多数为大型货车。车上满载准备运送进京的货物。由于要进行车辆分流,每过一辆大型货车,交警都要提高嗓门,力图压过旁边吵杂的汽车行进以及鸣笛的声音,大声向大货车里的司机询问车上拉的什么货物。

  也许长时间在恶劣环境下高强度工作的原因,一位四十多岁的交警脸庞已经晒得通红,只听他用那已经嘶哑的嗓音对货车上的司机喊:“哎!干什么呀!别倒了,直接绕过去”,“您过呀,师傅!我都给您拦半天车了……”他一边和面对这种复杂的交通场面有些手足无措的司机这么大声呼喊疏导,一边手上还得用力夸张地画圈指挥方向。

  周围大货车轰鸣阵阵,卷起的尘土,加之周围此起彼伏的鸣笛以及暴热的天气……这些恶劣的工作环境使得所有人都显得有些急躁。

  此时,在张家口怀来东花园收费口向北京方向,无论货车还是客车,所有车道全部堵死。密密麻麻的大货车并排停在路上,一眼望不到边,而这一停就是数十个小时。

  卡车司机白师傅,从内蒙古到天津1000多里路,走了五天还没到。大多数时间他都在看报纸、发短信、睡觉而不是踩油门。他说:“其中有一天我连一步都没向前挪动。”司机有的站在隔离墩上翘首远望,希望能看到前方堵点,有的则躲在阴凉地方抽烟,和同伴、同路司机聊天打发时间。一些有经验的司机还自备了存有相声、小品的MP3之类的娱乐设施,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而高速公路一旦发生大堵车,最活跃的人不是司机或交警,而是众多从周边村庄蜂拥而至的小商贩。他们在车缝之间穿梭来往,有的提着纸箱卖方便面、有的抱着篮子卖水果、有的拿着水壶卖开水,还有的向司机推销自家的饺子炒菜。一盒10个左右的饺子大概5块钱,一碗方便面也是5块,开水一碗再加5块,矿泉水一瓶8块。堵车的道路成了“食品市场”。

  其实早在今年6、7月份,京藏高速一些路段的交通状况已有如蜗牛爬行一般。6月份以来,不少媒体记者连续在北京与张家口之间的高速公路上蹲点采访,发现许多路段已经成为“停车场”,车辆困在其中无法前行,堵车成为高速公路的常态。

  被堵车辆中大部分来自内蒙古、山西方向,很多经常往返该路段的司机对堵车已经习以为常,大家或聚在一起聊天,或躺在车里睡觉,有的还在两车之间搭起绳子晾晒衣物。“怀来康庄东花园,二道河子延庆山。最快也得堵一天,只能火腿泡碗面”是跑长途运输的司机们总结的顺口溜。

  在与其他司机的交谈中,《国际先驱导报》记者了解到,被堵车辆中大部分来自内蒙古、山西方向,拉运煤炭到唐山港、天津港或秦皇岛港。每天大量进京、过京大型货车在进入北京时只能通过唯一的110国道新线,走不动了就挤在一起、堵在一起。很多司机已经习以为常,“多少年了,这条路就从来没有不堵车的时候”

  而从包头到北京这块常年是“肠梗阻”,一直以来是个老大难问题。特别是这一两年,山西增加了煤炭运输费,很多司机为了逃避收钱都绕路走,本来道路就有限,现在更都是挤到一条道上来了。

  记者发现,除了少缴过路费的目的外,煤车司机不愿绕路还和他们的超载有关。司机反映货运价格太低,再加上一路上的过路费,如果不超载就没有利润。而一路上每个地区都有治理超载的站点,每到一个站点都要进行称重、卸载,面对如此大数量的大货车,必然造成了拥堵。

  因此受利益驱使。虽然堵了很多天、虽然也有详细的绕行方案,但如果绕行就要多交很多过路费、对于超载的罚款就会增加,因此司机们就是堵着也不愿意绕行,这也造成了堵车长龙绵延百里。

  “我们也不想超载,我们也想遵守规章制度,可是,遵守了,这活儿也就干不下去了,谁替我们想过?”白师傅说。

  在东花园抢修路段,记者发现路面高低起伏,很多地方甚至还有积水,过路汽车明显降低了车速,排成了长龙小心翼翼的逐次通行。

  修路,被一些外媒指认为京藏高速大堵车的元凶。英国《卫报》认为该问题是道路施工和一路上大量轰鸣的运煤卡车所造成的。澳大利亚《先驱太阳报》也分析称,京藏高速的拥堵可能是因为邻近的通往北京的110国道正处于维修中而导致。

  老徐则根据他的经验分析:“关键是车流量太大,车太多!路太少,所有公路到北京全都集中到京藏高速上。”

  记者在河北省高速公路示意图上可以清晰看到:由于北京八达岭高速公路进京方向限制4吨以上货运车辆通行,丹拉、宣大、京张高速上的进京货运车辆在河北张家口汇集到京新高速公路,在北京境内与110国道上的货运车流汇集到一起通过110新线,形成我国西北地区各省市以及外蒙货运车辆进京的唯一与北京六环路相连的通道,这就是多路汇集一路的“漏斗式”路网现状。

  张家口境内的高速公路是我国西北地区资源物流进京和过京的最主要通道。北京的蔬菜、煤炭运输很多来自于张家口坝上地区和内蒙古、山西、宁夏等地。“西北地区大型货车进京、过京只有一条准许通行的路,形成漏斗式的路网现状。”河北省高速交警总队长薛秉义认为,路网建设与交通流量不匹配是长期严重堵车的根本原因。

  据介绍,由于北京八达岭高速公路进京方向限制4吨以上货运车辆通行,丹拉、宣大、京张高速上的进京货运车辆在河北张家口汇集到京新高速公路,在北京境内与110国道上的货运车流汇集到一起通过110新线,形成我国西北地区各省市以及外蒙货运车辆进京的唯一与北京六环路相连的通道。

  加之目前作为货车进京主要通道北京段有30多公里山岭重丘路段,且为混行路段,遇有故障车或发生交通事故,清障施救难度大,车辆滞留时间更长。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 同济大学交通运输工程学科带头人杨东援教授认为:“这一段进京公路出现的严重拥堵问题,有长期原因和近期问题共同作用。从近期问题来看,由于经济发展造成近期相关公路交通量快速上升;部分公路维修(例如京藏方向110国道大修)造成通行能力下降等。”另外,从长期原因来看,相关道路网络不适应城市群发展后的需求格局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针对北京附近的公路网路问题,杨教授分析道:“公路网络的形成往往是一种历史的产物,北京周边的公路网络过去为了适应北京作为该地区经济中心城市、以及作为行政中心而形成的,在一定时期内是合理的。但是90年代以来城市群的发展,相应地区经济的快速增长,使得原有网络已经严重不适应。尽管相应的规划进行了调整,但是涉及多个行政区域规划的推进并不能适应发展,使得道路结构和空间布局出现了严重的瓶颈。”

  如何解决当前拥堵局面的问题?杨教授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针对公路运输短期内的问题跨越行政区划制约的协调调控机制尚显不足,造成在维修计划安排、拥堵疏解实施、交通诱导措施等存在问题。必须建立一种长效的协调机制来进行相关公路运输的协同管理。”

  杨东援认为交通拥堵对策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其复杂主要反映在成因复杂,对策涉及的协同等问题复杂,涉及利益主体复杂等。针对这样的问题必须进行“加减乘除四则运算”,要打组合拳,而简单的单兵突进是难以产生大的效果。

  杨教授所谓的“加减乘除四则运算”具体是指:加法是指增加道路建设,提升供给能力;所谓减法是通过政策等调控抑制不合理交通行为;乘法则是需要通过管理整合、信息整合,提升对策设计和执行过程的科学化、精细化;除法是强化综合交通服务,引导交通运输向合理的模式转化。

  这次大堵车并非京藏高速第一次连续多日拥堵,而中国也并非只有京藏高速一条运输生命线,如何让高速不再发生大堵车,需要的不止是单纯的基础设施建设,综合治理多方协作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国际先驱导报)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电话:400-003-5698
传真:020-22133618
邮箱:秒速赛车官网@admin.com